关于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与集体经济组织权益纠纷由人民法院受理管辖的建议

时间: 2019-06-05 来源: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都江堰市委员会办公室 点击量:

2005年,最高人民法院公告发布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法释20056号),对众多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的审理具有指导性作用,为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的裁判建立起一套广泛适用的标准。然而在部分法条的理解与适用上,在目前司法实践中仍存在一些困惑,一个较为突出的问题是: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认为集体经济组织作出的土地补偿费的差异性分配不合理时,是否享有诉权。

实际案例中,作为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一方,村民委员会或者村民小组往往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三款: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就用于分配的土地补偿费数额提起民事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的规定,认定该事项应属农村基层群众自治组织的自治范围,人民法院不应当加以干涉受理此类案件。从部分地区人民法院的判定案例来看,支持此种观点的法院不在少数。

作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村民而言,在分配过程中出现的土地的补偿费用及收益权利遭受侵害却难以得到妥善解决。因农村土地属农村集体所有,自然应由集体经济组织对土地的补偿费用及收益对集体成员进行分配,往往村民委员会或村民小组拥有较大的财产分配权,此时村民主张该类纠纷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一款规定的承包地征收补偿费用分配纠纷,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受理。有部分地区人民法院支持村民的主张,但判例标准各不相同,甚至形成同案不同判的司法差异现象,造成了不良影响,不仅给法律实务带来较大困惑,更严重影响公众对法律的信仰。

集体土地所有权属于农民集体,只要承认集体土地所有权是一种所有形式较为特殊的私权利,就不能否定作为所有权主体的农民集体的受偿主体地位。在此基础上,应认为土地补偿费的受益主体是该集体内所有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村民委员会、村民小组之间的土地补偿费分配纠纷,牵涉的是为数众多但各自独立的私权,由此引发的争议亦系私权益碰撞所致。当事人之间虽然具有外在的某种不平等性,但其实质仍属平等民事主体,不能仅以双方存在部分管理上的隶属关系而否定其作为民法地位中的平等民事主体关系。

对于解释第一条第三款,在经法律规定的民主议定程序讨论决定用于分配数额的时候,作为农村集体土地经营管理者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村民委员会、村民小组会综合考虑集体生产经营的发展需要而确定。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对村集体将得到的土地补偿款拿出多少用于分配给成员的决定,根据《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规定,此事项应属于村民自治范畴而不属于人民法院受案范围。土地补偿费与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其他分红不同,属于自然资源的收益而非农村集体劳动所得。通过劳动为集体经济组织创造的价值,集体经济组织根据各成员的贡献可由集体经济组织决定收益分配。但对于不属于劳动所得,不存在谁的贡献大或贡献小的问题,对全部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应当予以平均分配,更不能由部分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剥夺其他成员的分配权。若出现此类纠纷人民法院不予受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则再无救济途径。即使分配方案系经民主决定,但对权利受到侵害的特定人群来说显然构成多数人的不公平,故对承包地补偿费用差异性分配引起的争议,属于平等民事主体之间的纠纷。究其根源,司法解释立法不严谨,不同条文理解出现分歧,形成相互冲突的规定,更不利于司法审判操作。特建议如下:

一、建议修改或废除《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法释法释20056号)第一条第三款: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就用于分配的土地补偿费数额提起民事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之规定;

二、建议立法或者司法解释明确规定: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与集体经济组织之间平等的权益纠纷由人民法院受理管辖。


(市政协委员  李祝辉报送)